中国美育形式的古今转型与历史变迁

发布日期:2019-04-04 11:12 来源:

[内容]长期以来,审美教育被理解为综合性的艺术教育。随着时代的进步,审美教育普遍表现出一种倒退的独立性。鲲越来越纯粹的趋势,体验音乐教育鲲艺术教育鲲精神教育鲲情感教育等发展阶段,呈现出现代中国审美教育形式的转型。

[关键词]审美教育/中国美学形式/转换

大多数美国早期的美学教育都依赖于原始的综合艺术。在相当长的传统社会中,审美教育实际上是一种综合性的艺术教育。但是,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实践方式,审美教育的整体趋势逐渐变得越来越独立。鲲越来越纯粹,它体现了中国传统美学教育形式的现代转型。

(1)教育是音乐教育。

从审美教育的实践来看,中国古代诗歌舞蹈三部曲是传统美育的最基本形式。因为诗歌鲲音乐在古代教育中更为重要,人们称之为诗歌鲲音乐教育。孔子说,大多数关于生命发展和进步的教育都是“诗歌中的繁荣鲲,并在仪式上建立了鲲”。可以看出,人们将中国古代美学教育称为音乐教育。主要原因是音乐是中国早期艺术的母亲,具有很强的综合性。郭沫若说,“所谓的音乐(悦)在中国的旧时代,其内容非常广泛。音乐鲲诗歌鲲舞蹈,这是三位一体不用说,画鲲雕刻鲲建筑和其他造型艺术是也包括。甚至连一贞鲲天勋鲲菜也可以覆盖。所谓'乐(悦),乐(罗)也',任何让人开心,让感官享受,可以广泛称为音乐(注:郭沫若《公孙尼子与其音乐理论》,见《沫若文集》第1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62年,第186页。)可以看出,古代美育中的音乐教育形式具有鲜明的情感和乐趣。

当然,古代审美教育《音乐教育不仅是一种形式上的情感,其形式是一种含有深刻而深刻的社会理性和道德精神的有意义形式,社会关怀是古代审美教育的最高方向。孔子教导他的门徒“杀人”,但其有趣的教育的核心在于“仁”这个词,所以他说“立人是美丽的”。孟子说“丰富是美”,关怀也是人类道德境界的完美。因此,古代音乐教育又称仪式和音乐教育,仪式为主,音乐为身体,音乐只是仪式的手段和手段。《乐记》说,“音乐家,道德也是。”可以看出,音乐教育作为一种古老的审美教育,是一种以社会道德关怀为中心的综合性艺术教育。此外,古代美学教育《音乐教育既有形式,交叉,也有大杂烩。所谓的交叉和杂项性质是指古代音乐教育与其他教育相结合,音乐教育往往包含审美教育的元素。特别有趣的是,六一教育不是艺术教育,也不是审美教育。在六一教育中,音乐和书籍是艺术教育,属于审美教育。礼仪是一种道德教育,属于道德教育。数字是数学教育,属于智力教育。射击和帝国是技术教育。可以看出,古代“艺术”至少有两个含义,即“艺术”和“艺术”。古代六艺教育不仅重视艺术教育,也重视技术教育。作为道德教育的“仪式”,它当然是不可分割的,必须置于六大艺术的顶端。显然,古代美学教育《音乐教育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逻辑参考,而是一个简单的概念意味着一种逻辑和内在的逻辑运动形式。(2)审美教育是艺术教育。

当艺术教育取代传统的审美教育时,审美教育的内容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虽然美学教育的时间几乎遍及整个古代社会,但“艺术教育”的概念只出现在现代中国社会,它诞生于与“美育”相同的时期。然而,美育作为艺术教育和艺术教育的研究,从根本上说明了从传统美学教育向现代美育的转变。在此期间,在保留中国传统音乐教育形式的情况下,西方艺术素描鲲素描鲲钢琴等艺术形式也进入了中国教育领域,标志着中国审美教育现代形态的整体形成。

特别是在古代和现代社会转型时期,特别是在清末民初的中国学术界,美学与艺术的关系并没有划分美学和艺术,所以审美教育和艺术教育鲲艺术教育也基本普及。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有两点,因为西方审美既具有美学意义又具有审美意义,而西方人通常将“审美教育”称为“艺术教育”(注意Eugene Habe Mas《现代性的哲学话语》,德国法兰克福,1985年,第45-50页。另一点是中西融合以及古今的转型,使中国人在面对许多新的概念形式时仍处于适应时期,一次不可能清楚地理解和运用。因此,人们曾将审美教育视为艺术教育。

(3)审美教育是精神教育。

1889年,约瑟夫·黑文(Joseph Haven)《心灵哲学》称美学研究的敏感性为“感觉”;大约在1898年,人们更广泛地接受了西方的新思想和新知识,不仅分离了政治艺术,而且分离了事物。 (注:康有为《奏开学校析》,《中国近现代美育论文选》,上海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2页。)并认识到审美教育的主要价值在于“辅助道德,保护气质”(注释康有为《大同书》,《中国近现代美育论文选》,上海教育出版社,1999年,第8页),但就概念形式而言,它仍然被称为Clarion和音乐的审美教育。

1901年,蔡元培的《哲学通论》称美学美学,认为审美教育是一种情感教育,它准确地把握了审美教育形式的内在意义。现代中国学者声称审美教育比艺术教育略早。 1907年,梁启超说:“艺术的功能是恢复已经逐渐崩溃的食欲,以便他经常吸收味道的营养来维持生命的健康。明白这个道理,知道艺术在于人类文化系统应该处于什么位置?“ (注:梁启超《美术与生活》,《饮冰室合集》第5册,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24页。)他还说“艺术是如此科学,都来自真正的美”这个概念诞生了。他们觉得美是美丽的,他们觉得美丽是美丽的,所以追求美丽始于追求真理。“ (注:梁启超《美术与科学》,《饮冰室合集》第5册,中华书局,1989年,第1版,8页。)王国维认为,“使我们脱离人民利益的人将是与人民利益毫无关系的人。很容易说事情不是真实的东西。那么什么是艺术?” (注:王国维《红楼梦评论》,《王国维文集》,中国文学出版社,1997年,第3页。)他还说“艺术家,社会上层阶级也是如此”。 (注:王国维《去毒篇》,王维文集侃侃,第3卷,中国文史出版社,1997年,第25页)

1912年,鲁迅先生《拟播布美术意见书》认为审美教育是艺术教育。这里的艺术教育显然是一种艺术教育,包括动态鲲静态等所有艺术形式。 (注鲁迅《拟播布美术意见书》,《鲁迅全集》第8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第46-47页。)

1921年,蔡元培还将艺术审美教育称为艺术教育,艺术也提到了两种艺术的舞蹈艺术和两种艺术特征。 (注:蔡元培《美术的进化》,《蔡元培全集》第4卷,浙江教育出版社,1997年,第299页。)直到1936年甚至更晚,仍然有人把审美教育理解为“艺术教育”或“美女”。 “教育”是一种以教学技术为目标的审美教育方式。 (注:陈志福《谈美育》,《学识》,第1卷,第1期,1936年5月。)将审美教育视为由艺术教育和审美教育组成,显然是对现代审美教育分类研究的贡献,但从透视艺术教育的概念,也说明现代审美教育传统具有强大的停滞力。就使用审美教育的概念而言,人们已经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1921年,月刊《美育》的主编吴梦飞批评了学术界对审美教育概念的运用。他说,在学术界,除了像蔡一民先生这样的美学专题研究外,对美学教育往往存在误解。有人说审美教育是艺术,即艺术,即美学。这种误解是不值得的。作者笑了,但倡导审美教育的人也应该清楚地解释说明,这样一般人才才能知道研究的路径和每个人的责任。“(注意吴梦飞《美育是什么?》,《美育》,不。 1页,中德教育协会,1920年。)由于吴梦飞等人的批评,学术界迅速而恰当地清理和界定了艺术教育的概念鲲艺术教育。

(4)审美教育是情感教育。

中国美育形式的古今转型与历史变迁

在人们普遍将审美教育称为艺术教育的时期,艺术教学的功能也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早在1922年,梁启超就指出“情感教育的最大武器就是艺术。音乐,这三种魔法武器,掌握了情感秘密的关键。艺术的权威就是捕捉那种情感。生活在他身上,以便他能随时复制,就是将艺术家自己的个性置于他人的情感门槛之中,并在一定时间内占据他的心脏位置。 (注:梁启超《中国韵文里头所表现的情感》。《饮冰室合集》第4册,中华书局,1979年,第72页。)此时,艺术与音乐鲲文学并列。由于当时文学的地位更加突出,现代人也有文艺结合的现象。他们说,“若夫的最高爱好就像文学和艺术一样,并不代表外界的欲望。西尔瑞尔(席勒)是一个游戏,其中儿童的游戏用于其余的力量,文学和艺术是不仅仅是成年人的精神。因此,它的起源是其余的力量,毫无疑问。“ (注意王国维《人间嗜好之研究》,在希勒尔是席勒的文中,王国维同意席勒的观点,即艺术审美教育是一种免费游戏。)艺术类别的混合名称和独立性是艺术教育及其功能建立的重要标志。最具影响力的是1933年,载有文章《motive(画因)——技巧》,首先对艺术和音乐艺术进行分类。这种现象表明,作为艺术总称的艺术时代将终结,艺术教育作为审美教育的概念形式可能会在学术界广泛传播。承昊说:“所谓的审美教育,即所谓的自由绘画教育,一般来说,就是从描述中观察,也是从观察中获得洞察力,是眼睛的教育。就像音乐,非早期训练不能。但经过观察,你能知道什么?《了解美,了解美的组织,以及各种“阶段”和价值观。这里有两个与美国相同的系统,即真实的和alto(最低的部分)。“ (注:《motive(画图)——技巧》《艺术》月刊,上海汽车学会,1933年。)这种现象表明,音乐作为一种动态的声音艺术已经与静态的艺术风格分离,音乐和艺术都是独立的艺术。也就是说,艺术不再是艺术,而是各种艺术的总称。美学教育不再被称为艺术教育,而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知识空间的变化而被艺术教育所取代。因此,从20世纪到20世纪30年代,审美教育的概念形式是艺术教育,它在学术界显示出极其强大和持久的生命力。

早在1921年,天民就认为“艺术教育(美容教育),不论东西方,都是从古代就提倡的。” (注意田敏《艺术教育学的思潮及批判》,《北京大学日刊》第841号,1921年2月23日。)他将审美教育和艺术教育作为同一性质的概念形式。而且,在20世纪30年代和30年代,不仅出现了诸如《艺术概论》和《艺术教育学》的许多作品。 (注2:鲲)在20世纪30年代,有许多关于美育的推进的教科书和书籍。陆成的《美学概论》(商务印书馆,1923年第1版)和雷家君的《艺术教育学》(商务印书馆,1925年,第1版) 。)还有一篇关于审美教育作为艺术教育的文章。最典型的是冰串的视图。他认为,审美教育不能说是“美容教育”的省级词汇。 “美国的教育”是“艺术教育”。 “美国”和“艺术”也被称为两者的范围不同。据说美女包括自然美人鲲人类美女鲲艺术美女三人。有了这样一点,有些人可能会将“艺术教育”作为“美容教育”的一部分。但这是一种误解。上面提到的美的分类是根据美的对象划分的。所谓的艺术美,仅艺术艺术,艺术态度,并不是那么浅薄。美丽的艺术作品是艺术,活信游娱乐平台动或态度,产生这种作品的艺术,尤其是艺术。艺术的基本条件就是这种艺术态度。没有这种趣味性,观察一切的艺术态度,不仅没有所谓的“艺术美”,也没有所谓的“自然美”,“人类美”。 ......那么,美的范围和艺术范围之间有什么区别?美是艺术的所在,它们的范围可以说是完全相同的。所谓的审美教育就是艺术教育。没有必要区分名词和强烈的区别。 (注意冰串《艺术教育的意义和功用》,《湖南教育》1930,问题5。

将审美教育作为艺术教育的原因在于艺术态度是审美态度,艺术活动是审美方法。这种观点确实反映了艺术对审美教育的特殊意义。不仅如此,审美教育的裁判,即艺术教育,也直接进入了现代审美教育的学科体系。对于西方美育,它几乎统一到整个学科体系;对于中国美学教育而言,它在现代美学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影响信游娱乐注册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