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分析

发布日期:2019-03-09 10:47 来源:

内容: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建立对于改善我国婚姻家庭的合法权益具有一定的理论和实践意义,但该制度的运作仍存在较大缺陷。本文对离婚损害赔偿的基本理论和损害赔偿的组成部分进行了深入的理论探讨,并借鉴了相关的国外立法。结合我国司法实践的现状,提出增加配偶权利,扩大离婚损害赔偿的适用范围和承担义务。希望对中国的司法实践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完善对判断错误的确定和举证责任的确定。

关键词:配偶权利/损害赔偿/离婚损害赔偿制度

鲲离婚损害赔偿的内涵和依据

(1)离婚损害赔偿的内涵

传统的婚姻法理论将离婚损害分为两种离婚损害并造成损害。如果损害是由于构成离婚原因的配偶行为的侵权行为造成的,他可以要求赔偿侵权行为。如果受害者的生命受到杀害鲲身体或人格的侵害,或违反贞洁义务如重婚鲲通奸和另一方的配偶权利,则另一方可以要求赔偿。离婚损害赔偿,即离婚本身就是损害赔偿的直接原因。如《瑞士民法典》第151条鲲《法国民法典》第266条是损害赔偿的规定。《法国民法典》将与离婚有关的损害赔偿制度分为离婚损害赔偿和法律规定的损害赔偿。法律第266条规定,如果离婚被判定为另一方的过错,则该方可以赔偿损失以赔偿另一方。如果因婚姻解体而遭受重大或精神损害,他可以在离婚诉讼时要求赔偿。 [1]可以看出,法国将离婚损害定义为婚姻解体造成的物质损失或精神损害,法国赔偿损失适用《法国民法典》第1382条关于侵权责任的赔偿。

笔者认为,离婚是婚姻双方的自由和权利。这不是一个错误的行为。由于离婚是婚姻双方行使人身自由的具体表现,因此离婚赔偿的理由并非如此。对于离婚造成的损害,可以获得离婚津贴。诸如离婚支持等救济制度已经完善。我国第四十六条《婚姻法》规定,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无过错方有权要求重婚;配偶与他人同居;家庭暴力的实施;滥用鲲被遗弃的家庭成员,可以看出,中国婚姻法的规定是损害赔偿的规定,离婚损害赔偿和离婚损害赔偿不予赔偿。如上所述,离婚损害赔偿被定义为损害赔偿,但相关离婚和其他救济制度需要进一步改进。总之,离婚损害赔偿是指由于配偶的重大过失导致婚姻关系破裂的法律制度,过错方应当赔偿无过错方财产的损失。?二,离婚赔偿权的依据 - 配偶权利

关于离婚损害赔偿权的依据,学术界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婚姻是配偶之间的契约关系,离婚损害被视为一种违约;另一种观点认为,婚姻关系是以配偶的权利为基础的,离婚损害赔偿属于侵权责任的范畴。王泽坚认为,“配偶和第三人犯奸淫,受害人配偶感到悲伤鲲羞辱鲲郁闷鲲。在严重的情况下,可以说声誉权已被侵犯,虽然没有损害财产,你必须要求相当大的安慰。“[2]在实践中,大多数国家也将这些肇事者归咎于损害赔偿。例如,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审判实践中,不仅损害婚姻关系的第三方对声誉损害赔偿负有责任,而且在婚姻关系合法解除后,配偶的错误责任也是如此。可以追究谁有过错。笔者认为,违反婚姻和家庭关系应被定义为侵犯配偶权利。配偶权利是一种身份权利,是配偶一方对另一方的特定权利和义务。在现代民法理论中,对配偶权利的侵犯主要是指对配偶权利中的忠诚义务的侵犯,即第三人与配偶的通奸行为的错误,以及配偶的身份被侵犯。 。家庭暴力和放弃配偶鲲对配偶造成的伤害损害了他们的个人权利,这实际上构成了对《婚姻法》规定的配偶权利的精神损害。 [3]当然,它也构成对其个人权利和法律义务的侵犯,但大多数都包含在配偶的权利中。

配偶权利是指基于配偶身份的特定人员鲲财产的权利和义务。从广义上讲,配偶权利是夫妻间权利和义务的集合,[4]因此,配偶权利包括个人权利和义务以及财产权义务。笔者认为,配偶的权利可以建立为夫妻权利和义务的组合。配偶权是一夫一妻制下婚姻关系的正当含义,其实质是配偶与鲲份额之间的权利和义务的分配以及双方共同承担的社会责任。中国《婚姻法》虽然没有关于配偶权的规定,但实际上已经建立了几个项目。例如,《婚姻法》第3条第2款规定,“竞标重婚鲲禁止配偶与他人同居”,从侧面解释了夫妻同居的义务;第4条“夫妻应互相忠诚互相尊重”,指明夫妻在性行为上必须忠于自己的配偶,并且在婚姻关系中与他人发生性关系是违法的。笔者认为,作为直接违反离婚损害赔偿的对象,配偶权利为《,主要内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权利,同居,即男女双方作为配偶共同生活的义务。 [5]夫妻性生活是同居义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配偶的同居义务还包括鲲的共同义务,以及禁止婚外性行为的义务。它指的是配偶的特定性义务,它寻求配偶的相互忠诚。义务,不适用于婚外性行为。贞节的一般义务还包括不得恶意抛弃另一方而不是为了第三方的利益而牺牲鲲来损害配偶的利益;第三,在鲲支持义务中相互支持,并在婚姻关系生活期间根据身份关系请求夫妻另一方合作拯救鲲的权利,即另一方承担合作义务鲲。 [6]?2鲲离婚损害的组成部分

对中国离婚损害的赔偿基本上是对损害赔偿,是侵权行为。因此,离婚损害赔偿的组成部分适用于侵权组成部分的一般规定。为了更科学地讨论离婚损害赔偿的组成部分,一方面,作者将遵循传统的侵权责任构成理论,即“四件”结果鲲违法行为鲲因果关系鲲主观故障讨论离婚损害赔偿的组成部分,以获得组件的一致性,以帮助我们在确定鲲时提出明确的想法;另一方面,对离婚的损害对补偿中的一些有争议的焦点进行了比较和分析,并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1)非法行为方面

违法行为是承担法律责任的前提。它指的是违反婚姻和家庭法律法规的行为人的行为。它可以是重婚等行为。鲲有一个与他人同居的配偶,或者可能是无所作为的行为,例如放弃。无论是行为还是不作为,都是对他人或其他家庭成员合法权益的侵犯,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根据《婚姻法》第46条,只有一方配偶有违反婚姻法规定的双方婚姻和家庭关系的行为,即重婚鲲与他人同居鲲,家庭暴力滥用和放弃家庭暴力鲲离婚损害赔偿责任由法律规定,因赌博滥用等其他原因离婚,不构成离婚损害赔偿责任。

在现实生活中造成离婚损害的侵权行为绝不仅限于第46条《婚姻法》中规定的四种情况。长期通奸鲲嫖娼鲲卖淫鲲吸毒成瘾鲲赌博鲲故意犯罪和其他此类行为是使配偶羞辱鲲财产损害的行为,是可能导致婚姻关系破裂的原因,对此无动于衷配偶的权利和义务以及婚姻性质的侵蚀是一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侵权行为。笔者认为,以下类型的侵权行为应当包括在离婚损害赔偿范围内。首先,长期通奸。从伤害的角度来看,长期通奸与重婚鲲同居没有太大区别,这严重侵犯了无过错方面。如果配偶的权利被打破,无过错理由应有权要求赔偿离婚损害。第二,嫖娼鲲卖淫,嫉妒和卖淫是腐败社会氛围的不道德行为。如果配偶有诽谤或卖淫,通常会严重侵犯配偶的其他声誉,导致另一方遭受重大心理创伤。如果夫妇因配偶卖淫而离婚,无过错配偶可以要求离婚赔偿金。如果此类行为受到胁迫,或出于自愿原因,则免除责任。另外,另一方侵犯配偶产妇权利的行为;侵犯产妇家庭的生命和其他性病以及其他主要离婚原因,应当包括在适用的情况下。?长期婚外通奸鲲嫖娼鲲卖淫等对家庭造成伤害的行为鲲夫妻关系不影响婚姻造成的损害鲲同居,建立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目的是对纪律处罚鲲践踏结婚,以赔偿受害方。如果这些严重破坏婚姻关系的行为被排除在损害赔偿责任之外,很难实现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真正立法价值。根据法国民法典鲲日本和其他国家,可以发现,只有配偶的生命因离婚而严重损害,才应赔偿有过错的配偶。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完善“婚姻法”第46条的规定。它可以采用枚举和广义立法模型的组合,原始列举的四个案例加上长期通奸鲲卖淫鲲嫖娼鲲以使其他人欺骗性地抚养子女鲲侵犯配偶的产假权利等。第一段,然后添加第二段“导致离婚的其他主要错误”,以便可以使用一般条款来避免枚举中的漏洞。这对法律的实际运作也很方便。

另外,关于夫妻之间的“冷暴力”是否应该获得离婚损害赔偿,笔者认为“冷暴力”如故意长期冷漠对方,不与对方交谈,对党的伤害尤其不如精神。以上种类的损害赔偿,有的甚至引起对方的精神障碍,所以不容忽视,应当列入离婚损害赔偿范围,但应严格限制,主要限制是夫妻双方可以只要求没有过错,并将时间长短与“冷暴力”,损坏程度等相结合,以确定是否适用。

(2)损害事实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28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6条规定的损害赔偿”包括对物质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因此,损坏的事实包括材料被损坏以及精神受损的事实。损害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类,即重婚和配偶中的一方与另一人同居的事实。主要原因是精神损害,即赔偿受害者身份,精神和创伤损害的损害,以及恢复损害造成的财产损失;另一种是由家庭暴力和放弃鲲引起的,损害的事实包括物质和精神损害。物质损坏应包括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而不仅仅是财产损失。例如,如果离婚损害的责任由放弃滥用鲲承担,则只有该行为存在,并且不构成“恶劣情况”的后果。即使没有造成无过错方造成的物质损失,也要承担赔偿责任。在这里,主是对无过错党的精神损害的赔偿。物质损失是指由于配偶一方的非法行为导致的离婚造成的配偶财产损失。财产损失可根据其形式分为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直接损失是指受害人现有财产的减少,例如配偶的家庭暴力,造成对方的人身伤害,以及因丢失鲲而产生的医疗费用,间接损失是指丧失预期的利益。受害者。 。至于间接损失是否可以包括在离婚损害赔偿中,我们的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一些学者认为财产损失仅包括一项实际损失,并且不包括可用损失的损失。 [7]一些学者认为财产损失包括减少无过错所持有的财产,以及没有过错方可能失去的利益。 [8]笔者认为,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的立法目的之一是填补受害人的损害,使受害人的权益得到救济。因此,离婚物质损害赔偿范围自然应包括财产中发生的实际损害,即直接损失,对于预期收益,应根据具体情况区别对待。

当然,在判断离婚损害赔偿金额时,法官具体考虑以下因素来确定当地的生活水平;双方的年龄和健康状况;丈夫和妻子在儿童接受教育或将被用于儿童教育的时候使用;选择的位置;配偶双方现有和可预见的权利;在婚姻财产制度解体后,配偶的所有资产都包括资金和收入,以确定更合适的数额。?(3)因果关系方面

在故障行为和损害事实之间存在合法的直接因果关系。离婚损害的赔偿必须是由家庭过错直接造成离婚的最终结果,无过错可以要求赔偿。直接因果关系应理解为这些损害行为是婚姻关系破裂的主要原因,而不是当事人提出的离婚理由,例如生活中琐碎事项引起的矛盾。

引用

离婚损害赔偿制度分析

1.林秀雄《婚姻家庭法之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11月,第1版,p。 130。

2.张景芳《离婚损害赔偿适用中的若干问题》,载有《当代法学》,2002年第6期。

3.陈宇《建立我国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研究》,载有《现代法学》,1998年第6号。

4.马强《试论配偶权》,包含《法学论坛》,2000,第2期,第49-57页。

5.罗杰珍译《法国民法典》,中国法制出版社,1999年第1版。

6.王书江译《日本民法典》,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第3版。

7.张景芳《离婚损害赔偿适用中的若干问题》,《当代法学》,2002,No.6,pp.142-144。

8.魏勤平,:《离婚案件中的精神损害赔偿》,《侵权法热点问题法律应用》,第617-631页。

9.史尚宽《亲属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1版。

10.王泽建《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1月修订版。

11.尹胜根鲲王艳译《瑞士民法典》,法律出版社,1999年第1版。

12.罗力《论日本关于第三者插足引起家庭破裂的损害赔偿的理论与实践》,《法学评论》(武汉),1997年第3期。

13.李洪祥《离婚损害赔偿之规定存在的不足与完善》,载有《行政与法》2005,第9期。

评论:

[1]罗杰珍译《法国民法典》,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9年第1版。[2]王泽建《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国立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1页。 [3]杨立新《论侵害配偶权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载有《法学》第7号,2002年,第37页。 [4] Matt《配偶权问题检讨》,《中国民法典基本理论问题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p。 295. [5]于东辉《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3月,第1版,p。 [6]刘银玲《配偶权问题研究》,中国检察出版社,2001年,第3页。 [7]于东辉《离婚损害赔偿制度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第1版,2006年3月。?[8]贾胜荣《论离婚损害赔偿》,载有《当代法学论坛》2006年第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