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游平台:论中国经济增长的消费新动力

发布日期:2019-02-12 13:49 来源:

2008年第四季度后,世界经济形势陷入危机,国际金融危机继续蔓延,世界经济严重下滑。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遇到严重困难,外部需求减弱。出口萎缩、是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最直接影响。在4万亿投资的推动下,中国经济在2009年逐渐开始回暖。200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7.9%,上半年增长7.1%;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13.99万亿元,比上季度同比增长1个百分点。尽管经济运行中积极因素越来越多,但国民经济逐步稳定和反弹;但推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严重失衡,投资垄断问题非常突出。上半年,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87.6%,推动GDP增长6.2个百分点,贡献率最高;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了53.4%,推动国内生产总值增长3.8个百分点;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41%,下降的gdp增加了2.9个百分点。

众所周知,投资、消费、出口是推动经济快速增长的“三驾马车”,而消费是维持经济增长最稳定的最有效手段、。 2009年,经济增长主要是由于投资的高速增长。 2009年上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9132.1亿元,同比增长33.5%,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7.2个百分点。高投资增长主要依赖于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支持。经济增长能否继续成为问题最终转化为信贷和金融的可持续性。依靠政府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的方式显然是不可持续的。在出口尚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扩大消费仍将是2010年经济发展的主线。只有通过扩大消费,即发挥家庭消费对经济的推动作用,才能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 。为了解决长期困扰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的投资与消费结构失衡问题,200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定扩大消费需求,增强消费在推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即如何促进消费。这将是2010年经济工作的重点之一。

一个、中国的居民消费状况及其制约因素

从1989年到2008年,中国的消费率在过去二十年中持续从50.9%下降到35%。目前,中国的家庭消费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5%,远低于50-70%的国际平均水平。消费和投资结构不平衡,消费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突出矛盾。一方面,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的消费者需求基础薄弱。另一方面,政府和企业占据了社会财富分配的大部分。后两种投资成为社会主导需求,进一步限制了居民收入的比例。这种改善形成了恶性循环。限制中国居民消费水平提高的因素总结如下:首先,国名收入分配结构的不合理性是制约居民消费水平提高的根本原因。近年来,虽然中国居民收入不断提高,但在收入分配结构中,政府和企业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例相对较高,而居民收入比例较低,初始分配中的劳动报酬比例较低。统计显示,2000年至2006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9.8%,农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5.6%。同期,国家财政收入和企业利润增长率明显高于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导致以下两个方面的问题是巨额外汇储备与居民消费不足之间的矛盾。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巨额贸易顺差已成为2.3万亿的巨额外汇储备。外国银行账户或美国等国家的国债不仅没有转换为居民消费的现货产品,而且还面临着大幅贬值的风险。另一方面,居民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从1988年到2007年,最高收入组和最低收入组之间的收入差距为10%,从7.3倍增加到23倍;城市地区最高收入家庭与最低收入家庭的比例从2001年的5.37倍到2006年的9倍,相关研究表明,实际差距甚至达到了30倍;与此同时,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也在扩大。由于高收入群体的消费不能成为社会的主要消费力量,大多数中低收入消费者的基本日常生活必需品和实用性是消费的主流。因此,具有高、的低收入家庭的消费状况导致了消费市场的突破。高收入人群拥有强大的购买力,但消费倾向较低。低收入人群的消费倾向较高但缺乏购买力。收入差距过大会抑制低收入和中等收入消费者的消费潜力。玩。

其次,居民收入占预防性储蓄的比例越来越大,是限制家庭消费改善的主要原因。首先,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并不完善,特别是在市场化改革的情况下,如养老金、医疗、教育,居民不得不承担养老金、医疗、教育等主要家庭支出。压力很大,这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居民的消费需求。这种情况在农村地区尤为突出。尽管农村居民人口比例较高,农村居民潜力巨大,商业机会巨大,但中国农村居民消费难以增加。在医疗费用为、的情况下,养老金和教育等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难以刺激和增加农民的消费。其次,住房储蓄也是影响居民预防性储蓄的主要因素。目前的住房消费是家庭消费的重要组成部分,住房价格越来越高已成为家庭消费开始的最大障碍。为了能够在未来购买住房,居民增加了预算储蓄在其收入中的比例。高房价也产生了挤压效应,影响了居民的其他消费行为。对于没有住房的城市居民来说,房价上涨将抑制他们在其他地区的消费,导致居民终生攒钱而不消费其他产品。最后,就业压力的增加和未来收入预期的不确定性导致防御性储蓄增加,抑制了家庭消费。居民消费不仅取决于现货收入,还取决于他们对未来收入的预期变化。因此,对未来收入的预期将影响家庭消费。从这个角度来看,即使居民的直接收入增加,也可能不会显着提高消费水平。特别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居民很难确定未来收入的预期,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居民的预防性储蓄。、如何刺激中国居民的消费以刺激内需?

如果经济是带着国家前进和命运的火车,那么消费将成为这列火车的新引擎;只有当消费积极活跃时,经济才能增加其马力。 2009年,国家在消费领域推出了一系列“扩大内需、保持增长”的优惠政策,如、房屋、,有效促进了家庭消费。统计数据显示,在扩大“一揽子”消费政策的影响下,中国的国内消费市场是第一个摆脱危机的。在2009年2月达到阶段性低点之后,它在第二季度继续稳定并在第三季度加速。 10月份,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118亿元,同比增长16.2%,创历史新高。扣除价格因素后,社会消费的实际增长率也接近金融危机前的高点。

信游平台:论中国经济增长的消费新动力

只有通过有效提振消费、来扩大内需,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才会有坚实的基础。除了继续推行现有的刺激消费政策外,从长远来看,归根结底,有必要解决“无花钱”和“没有钱”这两个问题。具体而言,需要以下措施。

一是改变国名的不合理收入分配结构,切实增加居民收入,解决居民“无花钱”问题,进一步扩大内需。收入分配问题基本上是公平和效率的问题。对于经济和社会发展而言,收入分配的调整是一个核心问题,也是一个难以实施的问题。但是,就中国的经济发展而言,这个问题已经到了必须打破的时刻。

一是注重提高初始分配中劳动报酬的比例,缩小收入分配差距。目前,中国收入分配领域面临的问题是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例较低,初始分配中的劳动报酬比例较低。这是中国消费率连续下降的关键因素,投资率为、。在不损害市场效率的前提下,必须逐步提高家庭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例和初次分配中的劳动报酬比例,努力使城乡居民收入增长不低于经济增长。 ,使劳动报酬增长不低于、。它甚至应该略高于经济增长和企业收入增长。逐步缩小居民收入分配差距。不仅要丰富和完善加强农业,造福农民的政策体系,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逐步提高扶贫标准和最低工资标准,不断增加农民和低收入城镇居民的收入;并提高人工生产、资本、技术、。参与分配制度,完善企业管理补偿制度,规范垄断行业收入,加强高收入税收调整,促进收入分配结构合理化。二是着力提高居民的财产收入。近年来,中国居民的绝对财产收入大幅增加。财产总收入从1993年的211.84亿元增加到2007年的3002.34亿元,增长近14.17倍,成为城镇居民收入增长的亮点。然而,城乡居民的财产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很低,仅占1%左右,与发达国家约20%的水平相比是巨大的。我们可以大力发展资本市场,让居民分享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成果,实现居民财产收入的增长。以美国为例,其国内消费市场(内部需求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0%以上),相应的金融资产结构中的股票和基金比例超过65%;中国扩大内需还需要大力改善家庭金融资产。股票和基金的比例(目前只有约20%),居民收入的房地产增长。

三是努力改革现行税制,切实增加居民收入。经济学家建议降低税率。、提高门槛是有效增加居民收入的好方法。着名经信游平台:济学家毛玉玺指出,中国现有税收的60%来自工人阶级。真正的富人逃税问题非常普遍,并没有在纠正贫富差距方面发挥作用。俄罗斯曾经像中国一样,税率过高。还有富人逃税的问题。其税率最初分为12%、20%和30%。改革后,减少到12%,提高了门槛。结果,改革年度的税收收入不仅增加了25%,而且在第二年增加了21%。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主任、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认为,提高现行所得税利率将使当前税率从5%降至45%至0-15。 %。它不仅可以增加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还可以调动居民纳税的积极性,从而大大减少逃税。

最后,将努力增加低收入阶层的消费能力,缩小城乡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和、。从消费倾向分析来看,农村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高于城镇居民,无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低收入群体的边际消费倾向高于高消费群体。收入群体。可以看出,可以考虑对农村地区低收入家庭的低收入家庭和低收入家庭进行消费激励。例如,增加补贴和增加收入、以扩大消费信贷将直接推动消费并缩小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促进消费增长的有效途径。

二是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解决居民“做钱不花”的担忧,降低居民收入预防性储蓄的比例。只有加快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全面提高居民养老保障水平,增加就业岗位,减少居民的担忧,才能有效促进和提高居民的消费需求;只有建立统一的、完整的、有利于全民社会保障体系,居民的消费只会跳跃和增长,从而维持国内需求,从而实现经济的持续增长。首先,完善养老金医疗和教育部门居民的社会保障制度、。促进居民消费的关键是引发消费者信心,确保居民有更好的消费期望;居民消费倾向的形成在一定程度上受制于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是刺激家庭消费的坚实后盾。它也是社会稳定的“稳定剂”,是经济运行的“减震器”,也是社会正义的“监管者”。对于城市居民而言,在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当新的社会保障体系逐步完善时,社会保障功能的弱化将导致居民预期未来支出的突然增加。居民用于消费的资金已经在自然界中发生。这种变化已从消费者资金转向保证资金。这种安全性、预防性储蓄动机已经成为家庭储蓄的头号动机,抑制了居民的消费。相对而言,农村居民的社会保障制度更加缺乏和不完善,这也是限制其消费能力的主要原因。目前,应基于社会保险、社会救助、社会福利,重点关注基本养老、基本医疗、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辅以慈善机构、商业保险,并介绍居民医疗保险相关配套政策和养老金就业。为了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同时,加快相关社会保障法律制度建设,制定一套完整的法律,包括社会保障法、社会保险法、社会救济法、社会福利法、社会互助法和特殊照顾安置法。制度,完善社会保障司法制度。

第二,增加就业,实施积极的就业保障政策。就业与居民消费水平的提高有关,是民生的基础。当人们每天担心自己的工作时,他们往往会阻止居民消费并增加他们收入的预防性储蓄。政府只需制定和实施有利于扩大就业的经济政策,如促进大学毕业生就业、促进农民工就业、支持自营就业、自雇就业、帮助城镇就业困难就业、零灾区就业家庭和劳动就业突出位置,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就业岗位,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千方百计扩大就业是保持城乡居民良好收入预期的关键和提升消费者信心。各级政府应把扩大就业和再就业作为当前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从根本上增加居民收入、,以提高居民的消费能力,特别是扩大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业机会。不断调整经济政策的结构和方向,更加推动就业增长,从而为扩大家庭消费提供更多支持。再一次,抑制房价泡沫,增加经济适用房,促进家庭消费。自2009年以来,该国房价迅速上涨,特别是一线城市(北京、深圳和上海等),已达到历史新高。统计显示,2009年9月,全国70个大中城市的销售价格同比上涨2.8%。新房价格同比上涨2.7%,环比上涨0.8%; 90平方米及以下新房销售价格同比上涨4.9%,环比上涨1.0%。从表面上看,房价涨幅不高,但从实际情况分析,在高房价的基础上,房价涨幅“非常惊人”,对家庭消费产生“挤出效应” 。房价“挤压”了居民的直接和潜在消费能力。例如,居民将大部分收入用于按月支付抵押贷款,这不仅会导致普通住房消费者的日常消费普遍收缩,还会影响人力资本增加,最终导致收入固化。这些家庭的水平。消费能力减弱。因此,一方面,政府采取措施遏制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另一方面,需要推动经济适用房项目的建设,这可以增加各方面的投资。、推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增加了劳动力的就业,同时刺激了家庭消费。

信游平台:论中国经济增长的消费新动力

消费是经济增长的真正和持久的推动力。中国需要关注扩大消费需求,尤其是消费需求。它应该增加居民收入、,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引导居民培养科学的消费观念。、发展农村消费市场,创造良好消费环境等方面有所作为,努力消除限制消费的制度和政策障碍,逐步提高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