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

发布日期:2018-12-05 09:53 来源:

今年的数字是在咆哮的房子里打扫房间来的。我母亲选择了一个吉祥的黄道日,其中大部分是在农历十二月第六天决定的。农村的人没有什么经验。他们不知道八人的同音是头发,只知道六人的寓意是平滑的。因此,每年农历十二月六日,我和哥哥还在温暖的被子里做着美丽的梦,他被她的母亲吹了起来,把院子里每个房间里的所有可移动的东西都放在院子里。母亲把她平常的衣服裹在身上,把头裹在头上,戴着面具,拿着一根棍子和一块红布头拿着扫帚,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挥动着,浓浓的雾气像烟一样从门窗里滚了出来。我和哥哥在院子里的温暖阳光下等着,用鼻子看着我的母亲,就像看一部关于孙悟空捕获和驱魔的神奇电影一样。

惊天动地的扫荡结束了,拉巴悄悄地来到了.妈妈起得很早,把浸在锅里的黄糯米、红枣、豇豆和花生煮熟。当我和哥哥睡觉时,自然醒了,尝了一口拉巴锅。坐在小方的桌子旁,坐在温暖的康头上,吃着美味的拉巴粥,妈妈现在看着我,然后看着我的哥哥,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母亲节

拉巴之后,妈妈一年中最头疼的事就是贴门窗。这所旧房子的平房不宽敞,但它的高度超过3.5米,门窗高得惊人。上面覆盖着木条,上面覆盖着白色的亚麻纸。我哥哥和我把妈妈放在一张长凳上,一张小长凳放在梯子上,我妈妈开始在天空中工作。站在凳子前,我像一只聪明的猴子似地跑来跑去,递着白纸、剪刀和浆糊。妈妈很忙,逗得我们开怀大笑:大窗格、小窗格、新装迎接春节。

我哥哥和我可以分享我妈妈的新年生活,做豆腐。在老房子的门下,有一个空旷的洞穴,没有门也没有窗户,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石磨。我哥哥和我来到磨坊,手里拿着又肥又肿的大豆,在妈妈的指导下,把石磨推来推去,一望无际的圆圈,白色的花朵,粘稠的豆汁被磨碎了。回家后,妈妈熬到了沸点,然后把豆汁凝固成一团,然后用葫芦包在纱布袋里。在此之后,形成了嫩竹笋和白豆腐。我和哥哥迫不及待地想一个接一个地买一只小碗。我妈妈从热豆腐里铲了几个铲子,我们把它们吃掉了。

明年月食,是时候蒸新年面包和捏新年蛋糕。妈妈揉了一大碗发面,蒸了几盆馒头,还蒸了几盆花饼枣山。等待热浪变红,更别提诱惑了。但是妈妈说,直到新年,才能随便吃。揉年糕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母亲用一根滚针把蒸小米的头压在一起,开始捏它。新年蛋糕分为蔬菜蛋糕和豆饼,豆饼圆形,长碟蛋糕。妈妈说米饼是男孩是兄弟,长蛋糕是女孩是我。我喜欢女孩子,争相捏长蛋糕,但妈妈拒绝了,原因是新年有精致,禁忌打破,打破会打破看到好运,我不得不放弃。过了新年蒸蛋糕,放进一个大骨灰盒,冻在院子里,自然的冰箱诞生了。

除了努力工作外,母亲还得加班。当时,我们全家的衣服和鞋子都是妈妈亲手做的。妈妈可以切,在村里是名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妈妈通常不去做新年的衣服,总是在十二月份忙着。一位母亲要花两三天的时间才能把一套西装变成成品。虽然鞋是用塑料鞋底买的,但每一双,时间也够多的。特别是我喜欢绣花鞋,妈妈为了满足我的要求,在深夜飞针行,不辞辛劳。她经常把嘴上的一句话是:12个月的工作,说天平。我不明白我妈妈的意思。我咯咯地笑着问我妈妈是怎么回事?多么,怎样母亲温柔地说:当你成为母亲时,你自然会明白。其实,我妈妈错了,我真的成了一个母亲,12个月小的时候光就放松了。

现在,到了年底,这位90岁的母亲住在一栋温暖的、春天温暖的大宅邸里,孩子和孙子们围在膝盖上,伸手去买衣服,张嘴吃饭。一年中的四季已不再与新年有许多不同,还能记得年少的12个月吗?偶尔也会有怀旧的感觉吗?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