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游平台:黑格尔法哲学中国际关系基本原则探析

发布日期:2019-01-02 10:57 来源:

黑格尔认为,国家是一种精神,一种道德的东西,一种绝对精神的表达,具有自己的基础和独立的目的。因为它是一支独立的力量,它有自己的特色。作为一种排他性自我的人格存在于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中。在这种关系中,每个国家都是独立的。独立是一个国家最基本的自由和最高荣誉。换句话说,任何国家对其他国家都拥有主权和独立。这是该国建国最基本的、的最重要标志。黑格尔认为,作为一个国家,其实质理性和直接现实是精神,因而是地球上的绝对权力。它首先拥有成为其他国家主权国家的绝对权利,也就是说,它得到了其他国家的认可。换句话说,如果其他国家不承认自己的独立和主权,那么独立和主权就毫无意义,两国之间的关系就不复存在了。事实上,它是否是一个有意识的事物取决于它的内容,即国家制度和一般情况;承认承认形式和内容,因此它基于其他国家的观点和愿望。

二。不要干涉他的内政

黑格尔认为,精神的本质是自由,心态是自由的真正体现,国家是自由的完全独立的实体、。但是,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人不是真实的人,也不是与其他国家有关系的国家。事实上,没有人离开过社会关系,没有一个国家离开过国际关系。因此,在国际关系中,如果一个国家要被另一个国家承认,它必须同时承认另一个国家。换句话说,必须通过承认其他国家来承认一个国家。当然,这种认可也需要通过尊重他人的独立性来保证。因此,黑格尔进一步深化并提出了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他明确表示,一个国家不应该干涉别国的内政。他认为这是一种完整的内部关系,是一个国家正统思想的体现。然而,黑格尔生活在德国分裂的时代,他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与他对统一和复兴的渴望紧密结合。这使他的民族主义成为一种明显的大民族主义,使他认为塞莱曼是最好的和领导的国家,而其他国家则在世界历史中扮演了次要的角色。它甚至表现出对其他民族的蔑视。例如,他提到,例如,对于游牧民族,或者一般而言,任何受教育程度较低的民族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将其视为一个国家。这清楚地表明黑格尔对一个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国家的偏见以及对该国独立和主权的怀疑。这也为大国干涉小国和弱国内政提供了借口,使黑格尔关于不干涉别国内政基本原则的观点不完整。三。国家利益

作为当代国际关系的重要基本原则,国家利益至上已被世界各国广泛接受。黑格尔没有提出国家利益的概念,而是提出讨论国家利益的福利概念。他认为,由于所有国家都认为对方是独立和特殊的主体,所有特殊意志都是基于自己的福利,福利是国家与其他国家关系中的最高法律。它还强调福利是国家与其他国家关系的最高原则。他指出,与其他国家关系的目的,以及捍信游平台:卫战争和条约正义的原则,不是一个普遍的想法,而是一种实际上已经受到侵犯或威胁的具体和特殊的福利。黑格尔在这里使用福利来指代国家利益。这是一个国家实体,作为一个特殊国家,在其特殊利益和国家,以及在同样特殊的外部环境中的福利。它也是状态对所有单个和特定、到生命、属性及其权限以及其他组的绝对权力。然后黑格尔谈到了道德与政治之间的关系。人们普遍认为道德和政治反对派和政治都受道德约束。但黑格尔不同意,指出国家福利和个人福利是完全不同的。国家直接获得特定存在的权利,国家的经营原则只能存在和具体的现实。使用道德原则来判断国家关系的合法性是基于道德原则。关于国家性质和国家与道德关系的肤浅概念。显然,黑格尔反对政治和道德之间的对立,反对将道德置于国家之上,以及利用道德来限制国家的观点。

四。遵守国际条约和做法

虽然黑格尔认为战争是解决国际争端的有效方式,但他也承认在处理国家间关系时应遵循国际法。他认为,在战争中,战争本身被定义为应该消失的东西。在战争中应该保持和平的可能性。战争的开始不应该针对内部系统、和平的家庭生活和私人生活。一个人不应该指私人。关于国际条约,黑格尔认为,国际法与既定条约不同,因为它们是各国之间绝对有效的普遍法;国际法的基本原则是,条约作为国家间义务的基础,应得到尊重。在这里,他指出了条约与国际法之间的区别,即作为特别法的条约应受普遍法的约束,因此条约应受国际法管辖。如果各国之间达成的条约符合国际法原则,那么它们遵守条约就是要遵守国际法。

信游平台:黑格尔法哲学中国际关系基本原则探析

作为国家间的明确规定,国际条约在国际关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作为国家间不成文的规则,国际惯例在处理国际关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这一角色对黑格尔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它是国际法的基本来源之一。他指出,战争期间各国之间的关系以及国家享有从事私人交易的其他国家人民的特许经营权的权利,主要是基于国际惯例,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这种做法。也就是说,行为的内在普遍性。然而,黑格尔随后加入了欧洲国际法,指出欧洲人民根据他们的立法、习俗和普遍文化原则组成了一个家庭。国际法规定的战争行动也应根据这一原则加以修改,否则一切都将受到相互恶意的制约。黑格尔的观点很明确,具有严肃的欧洲集中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