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

发布日期:2018-11-28 09:38 来源:

前年,我得了严重的鼻炎。一顿饭,流鼻涕的鼻子滴落到我的碗里。我扔掉筷子,走进了房间。妈妈一句话也没说,我看见她弯下腰,静静地拿起筷子。她给我拿了一碗新米饭,笑着把它端过来。在这种情况下,我母亲四处寻找治疗鼻炎的方法。几天后,我母亲拿起一张医院传单,把它推给我。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跑了多少,她花了多少精力去做传单。我母亲不停地催促我去医院,我在传单上告诉她,我很孩子气,把医院的把戏当真了。但我妈妈很自信地答应留着我的手表。我看着我的母亲,从来没有看到她的眼睛如此明亮。我无法忍受拒绝我的母亲,并回答了她。这位母亲像个孩子一样咧嘴笑。然后她小心翼翼地折好传单,放在装钱的口袋里。母亲用传单作为一根稻草来拯救她儿子的希望。

博士

黎明前,母亲下床收拾衣服。她打开柜子,拔出我的衣服。她把它们一个地叠起来,然后轻轻地把它们压在包里。然后她拿出一件棉质的夹克,看着那鼓鼓的包袱,叹了口气,把它放回橱柜里。但她终于把夹克拿出来塞进包里了。过了一会儿,我发现负担很重。我抱怨说她的东西太多了。母亲微笑着摇了摇头。她继续塞衣服,直到行李再也放不下为止。其实,我并不重,却嫌负担太重,把这东西搬到济南,丢脸了。离开家后,我母亲带着一束东西走了。我跟着我母亲离开了她。

路不长,我觉得自己已经走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在医院,母亲发现实际的治疗费用比传单上说的要高得多。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母亲。我拉起我母亲的号角,大叫回家。然而,母亲不得不赶紧把钱借给你来修理。妈妈真的向在济南租房的叔叔借了一万元。我从没想过我妈妈会借给我钱来帮助我。六年前,我父亲在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伤势严重,被送进了医院。这个时候通常聚集在我家玩的人已经消失了。母亲在昏暗的光线下,仰望天空,也静默无声。到她睡觉的时候,我不知道我睡了多少觉。撒谎的母亲也没睡着。她一直在翻身。第二天,她戴上围巾,走出了家门。那天,她能想到几乎所有家庭里的人!晚上,她手里拿着几张钞票,怒气冲冲地说,她不会向陌生人借钱。她信守诺言。六年来,她把大大小小的开支都写在一本厚厚的书里。这六年,我不记得她向一个她不认识的人借钱。付房租的叔叔不太了解他的母亲。我妈妈为我破例了。我想当她打一个有点奇怪的电话号码时,她会想到她的儿子。她毫不犹豫地搁置一旁。当我妈妈要我借钱时,我的鼻子很酸。我妈妈在为我改变,我也在为她改变。

手术后,当我慢慢睁开眼睛时,我第一次见到了我的母亲。她有一双红眼睛,紧握拳头。我问她怎么做。她皱起眉头说,她在我的手术中见过一个失败的病人,她浑身是血,很害怕。她被病人吓坏了,显然害怕我的手术失败了啊!我再也不会发现我母亲胆怯了。晚上,我还在滴水。我想去厕所,坚持让我母亲在病房里休息。当我走出房间时,我拿着输液架往前走。当我看着架子上的输液瓶摇摇晃晃时,我叹了口气。没想到,妈妈几步就来了,一只手拿着输液瓶,另一只手举起输液架。她个子不高,比输液瓶矮得多。母亲抬起脚跟,抬起头来。她咬了咬嘴唇,显然有点困难。我母亲示意我向前走。我情不自禁地爬起来,但觉得这些步骤比以前重多了。母亲踮着脚尖向前走,身体微微颤抖。我突然抬起头来,看到她的手臂在颤抖。突然,她的手臂滑落了。她咬了咬牙,急忙举起输液瓶。她怕我会看到!过了一会儿,母亲的汗水从胳膊上流了下来。我不敢吵闹,怕哭吓坏了妈妈。我闭上脸,静静地流泪。我希望这条路不会结束。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和妈妈就更亲近了。

一种疾病,让我明白母亲。我怎么能不关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