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实践分析与知识观重构

发布日期:2018-12-28 10:20 来源:

科学实践分析与知识观重构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科学实践已成为科学理论(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并出现了跨学科的多层次科学实践哲学。 1987年,约瑟夫斯出版了“知识与权力”。 Andrew Pickering,Science as a Practice and Culture,1993 Michael Nch? “科学实践与日常行动”,皮克林于1995年发表了“激动实践”。这一系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件为科学实践哲学奠定了基本参考框架。 2006年,实践实践哲学学会(SocietyforPhilosop)成立。这意味着科学实践哲学朝着制度化迈出了重要的一步。科学哲学作为科学知识哲学的替代实践逐渐成为人们理解科学的重要指南。这符合20世纪哲学的整体发展。正如斯蒂芬特纳所说,实践似乎是20世纪哲学的消失点。本世纪的主要哲学成就(消失点)现在被广泛理解为关于实践的观点。

、科学实践哲学概述

要回答什么是科学实践哲学并不容易,因为它涵盖了广泛的研究方法、风格和方法。因此,本文拟从巨大的源、方法论和基本特征三个方面阐述科学实践哲学的总体轮廓。 2014年,Solo(LenaSoler)和其他人编辑并出版了“科学哲学”。 “科学史上的科学转变”和“科学社会研究”。 “科学实践哲学导论”对科学实践哲学进行了更准确的总结,为今后的讨论提供了参考。

以上对科学实践哲学的描述无疑是粗糙的。其次,通过对科学实践意义的分析,进一步阐述了科学实践哲学的独特性,为讨论知识转化铺平了道路。谈到科学实践的哲学,人们首先要知道的是:科学实践意味着什么?它的特点是什么?科学实践是否仅涉及科学家的研究活动?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应该从实践转向实践。

告别当地知识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回顾知识呢?科学实践哲学在重建知识概念时能提供什么样的洞察力?自布劳斯的“知识与权力”出现以来,地方知识(地方知识)在中国科学哲学领域开始流行,人们用它来表达与科学实践哲学相对应的新知识概念。到目前为止至少有三个?本文讨论了中国关于地方知识的重要文献:盛晓明教授的地方知识建构,吴彤教授的两个地方知识,以及刘兵教授对STS领域当地知识的反思。可以想象,“本地知识”一词从一开始就注定要面临一波批评,特别是在白人科学的背景下。从柏拉图到胡塞尔,知识(认识论)总是与普遍的必然性密不可分,这使得知识与变化的视角(Dox)形成鲜明的对比。根据这种强大的意识形态传统,将知识添加到知识中就像在三角形中添加圆圈一样荒谬。因此,对当地知识进行激烈辩论是合理的。其次,本文试图从批评和建设性两个方面进行分析。非相对论的智者将使我们远离20世纪下半叶的普遍相对论坐标。如前所述,科学实践哲学作为一种哲学的独特性在于将思维中心从认识论转向存在主义。因此,这需要我们改变我们对知识的看法,并将知识视为科学实践的动态、的产物。应该在本体框架内讨论知识主题。借用拉图尔,有必要消除认识论,重新存在认识论。 ([18],p.87)因此,认识论将成为存在主义的一个章节 - 在这里,认识论特别指的是知识生产的实践。那么科学实践哲学如何对待知识呢?它在哪里重建知识的概念?

认识论不仅抽象了知识生产的实践,而且将知识的行走模式转化为跳跃模式,并指责它混淆了事实和规范。对更具体的陈述使用更抽象的解释的一种流行的方法是责怪那些喜欢后者的人混淆心理学和逻辑。我们的批评者说,当我们被问到真相意味着什么时,我们只回答如何达到它。在认知科学家看来,漫步模式只涉及知识的产生,与防御无关,属于规范范畴,不能诉诸经验描述。这是(Quidfacti)和(Quidjuris)之间的经典区别。然而,根据科学实践哲学,认识论没有元科学地位。正如库恩所说,阿基米德平台在历史时间和空间、之外已经不复存在。因此,防御决不是知识生产实践的基础。你可以怀疑科学家提出的科学命题,并期望他提供更多的实验数据或背景理论来消除疑虑。对于这样的防御,知识的行走模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是,如果你放弃了知识生产的所有实际手段和工具,并抽象地问为什么认知主体能够理解世界,或者知识的客观有效性的基础是什么,那么这显然超出了行走模型的范围。这些规范性问题只能是因为你把自己置于元科学的位置,正如康德在牛顿力学之外设定了一个天生的位置。科学实践,防御和生成的哲学命题都在科学实践中。关于真理意义和知识本质的争论在于科学实践的事实论证,而不是科学实践的规范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