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篝火

发布日期:2018-12-05 09:53 来源:

我的意思是,篝火不是篝火,而是我们年轻时在村庄田野里看到的燃烧着的青草灰。

到了夏天,村里的村民们用他们几十年的锄头在山坡上,在田野的角落里,像理发师一样,修剪草坪、草坡、土丘、杂草。一个锄头的挖掘,一把刀的剃须,原来的茅草山坡,经过十天半的劳作,那大片的山区变成了光秃秃的山。这看起来就像剃了一个人的头,不只是一个,而是几十个,有时甚至超过100个.刀法如此巧妙,上上下下,目光集中,栩栩如生,同样的目标,只剩下一秒钟,一次,在客人剃光头的末尾没有留下血迹,也没有人呼喊和呻吟。这显示了剃须刀的技巧。

遗失篝火

我站着?山坡俯瞰着光秃秃的小山。当我看着落花的植物在阳光下枯萎时,我尊敬的登山者们上了山。他们携带锄头,捡起篮子运输工具,开始收集即将燃烧的植被。

更别提火场的中心了,还需要一些柴火作为燃料,主人点燃了中间的柴火,山上的人们扛着一堆植被和土地围着火堆。动作快,否则火很快就会烧掉,没有燃烧的植被灰,效果很差。灰狗主人不怕抽眼睛,在微风中,烟慢慢上升到天空。篝火烧了。两堆,三堆,整个山坡上的沟壑都有草灰燃烧的景象。它真的使人们有无限的联想。

我静静地看着这种环境,就像电影里的战争片。八路军冒着硝烟冲到了日本鬼怪的位置。在浓烟的帮助下,他们一个个救出了深受日本鬼神折磨的共产党人。他们是人民中不屈不挠的英雄。为了人民的利益,他们不怕牺牲,不怕流血,用自己的热血捍卫祖国的尊严、民族意志和灵魂。

这些村民是默默无闻的英雄,他们工作了几十年。用自己的双手,爱自己的土地,贴近土地,用植物的灰烬作为肥料,当播种的时候,自己的肥料扔进种子窝,当种子发芽时,山上人们的心就把石头放下。幼苗在阳光和雨中开始茁壮成长。这种新的生活是在春雨中长大的。成熟时,山民带着最虔诚的视觉食物,带着最心爱的炼狱情怀收获、抚摸,那是祖国赖以生存的土地上赖以生存的食物。

晚上,一堆植物灰烬像篝火一样燃烧着,整个村庄都生活在燃烧着植被灰烬的空气中。当我们第二天醒来时,就像士兵张加一样,我们拿着棍子冲向青草灰。到这个时候柴火已经烧掉了,用吗?一把铲子,灰色的黑色,整堆都是黑色的。那是山区人民心中的肥料。烧掉这些植物后,它们就成了种子的肥料。

为什么烧草灰?村民们回答说,生产队不必买太多的肥料。事实上,国家生产的肥料很少,根本不能满足农业生产的需要。在这么大的中国,这么多的土地和这么多的粮食被种植,所以需要用更少的肥料与草和树灰。领导人还呼吁村民们焚烧自己的草炭,燃烧自己的脂肪。房子里的泥,房子前面的污泥,鸡舍里的鸡粪,羊圈里的羊灰等等,都是种庄稼的好肥料。

直到1981年,在农村实行联合生产责任制后,植被灰分的燃烧仍然存在,但广袤的景象几乎不存在,只是从东向西燃烧。村民们用节俭的钱买了化肥,这种肥料必须通过一张票和一段感情才能买到。第一年我们计划施肥,嘿,粮食真的增加了。当然,由于肥料的作用,每个人都在第一次使用化肥,小麦幼苗真的长得很绿。我记得在收获的时候,我的房子里装满了麦子,当我父亲看到从来没有这么多的食物时,他笑着眯起了眼睛。但几年后,使用的肥料越多,人们吃的盐越多,感觉就越不咸。更多的肥料,土地开始结,用锄头硬挖,很难挖。减少粮食产量是很自然的,这表明肥料也有不好的一面。

那个老农民仍然相信灰烬。此时,青草灰烬已经失去了过去的作用。与肥料和植物灰分相比,它的营养价值不如以前那么好。因此,人们不得不将灰和肥料混合使用,以免土地被占用。粮食仍然可以增加产量。

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十年,那种篝火草的灰烬还在我的脑海中燃烧,升起,这是真的,相信你。它真的还活着。